小学毕业了。

可能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,只是说,或许有些想说的话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只是一个小学,明明只是整个学习之路的开始,明明那么的不起眼,却让人感慨万分,有一种哭不出来,也笑不出来的滋味糊在心头。

我当然是优先竞赛的,于是每天下午照样不上课,竞赛这边的压力太大了......以至于有些麻木的我不是很清楚,为什么同学们望着区区小学毕业考试,却一个一个都是那么的紧张。

这段最后的时光貌似并没有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,同学们也是机械似的学习着,接着在从来没有过的副课上对着主课老师议论纷纷,居然还有爆粗的。老师占课实在是太频繁了,给同学们留下了极深刻的不好的影响(显然是从学生的角度) ,老师为了交给我们更多的知识,占课后却丧失了许多师生情,让人感觉颇有"春蚕到死丝方尽,蜡炬成灰泪始干"的感觉(笑) 。

卷子不算很多,但是也不少,放在一起量一下高度,也至少有个几厘米。很多卷子都写完了,一下子让人很难想到是怎么有这些时间来写如此之多的卷子的。结果发现,很多副课的时间都是两个主课老师在占,这样一来这节课的试卷自然就多,同学们面领着如此之大的压力也不得不卯足了劲来写完,我甚至在一节课上完成了两张数学一张语文一篇作文。

不得不说,老师们的占课方式也是在是巧妙,居然也学会了打配合。之前就有一节英语课,众所周知英语老师是最爱拖堂的,于是英语老师在欢乐的课堂即将结束的时候突然哗的一下变脸,看上去好像是我们犯了什么大错似的,接着英语老师颇为熟练的给我们扣上了"上课纪律极为不好"的"罪名",开始教育我们起来。接着,语文老师"恰巧"这个时候走进来了,跟着批评我们......后面的剧情显然就是语文老师借"英语课纪律不好"的理由将科学课占掉了。

当然,这是副班主任的科学课,所以不找些理由是占不掉的。而其他课就很惨了,最惨的就是体育课了,老师还没进门就被占课的语文老师关在门外了。

不过,除了合作占课,还有竞争占课(于是同学们开始认为上面的语文老师是捡漏的) 。有一次语文课下课,语文老师就严肃的告诉大家,下节课她要占掉(当然当时不可能说什么"占") ,而上一节英语课下课的时候英语老师也挥了挥没讲完的卷子道:"第四节课我要了!"。结果到了第四节课,英语老师先到,将试卷也拿上来了,准备开始讲课的时候语文老师一个人夹着张试卷过来了,一看情况不妙,自己单枪匹马,而且人家英语老师比自己早"做铺垫",还早来教室,赶忙跑到办公室去,拉着助教,带着两倍的卷子(貌似可以显得更加有气势)过来了,似乎是直径向讲台走去,英语老师不满的斜着看了一眼,继续放大声音讲了起来,但无赖寡不敌众,最终还是被语文老师及其助教击败。这个时候课已经过去 $\frac{1}{4}$ 了,语文老师便气急败坏地以"浪费了我的时间"为理由,占掉了很多吃饭的时间。

有一点我觉得很可笑,其实我早就明白了,"毕业考试"只是一个好听一点的名字,其实这一次考试无非就是允许作弊的"小学六年级下学期期末质量检测"。毕竟存在学校之间的竞争,每个学校作弊的手段都层出不穷,都努力的提高自己学校的分数,讽刺的是,居然还有的监考老师因为偷偷告诉学生答案被誉为"中国好监考"。甚至在这样恶心的考试之下,居然还有老师严肃起来警告我们:"这一次是至关重要的毕业考试!这个成绩是要记到初中去的,是和分班有很大关系的,如果考得好,还会留给初中的老师一个好的印象!所以,大家一定要竭尽全力的拼命考啊!为了大家考好一点,这节课我就占掉了![手动滑稽]"。

其实我不认为初中会承认这样的成绩(笑) ,却没有想到一向有想法的同桌既然听了老师的话,还反过来劝说我,真的觉得很滑稽

滑稽的小学生涯结束了,什么感慨和回忆都是复制了一遍又一遍的旧板子而已,所以我认为没必要重复这无聊的"感言"了,只是说,虽然象征性的建好了"班级群",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见面。唯一令我担忧的是,在疯狂的占课下,主课老师已经惹得同学们的强烈不满,教室里飘满了"抗议书",那么,同学们还会记得并来看看交了他们六年的老师吗?恐怕不会有多少人吧。

最后修改:2019 年 06 月 23 日 11 : 28 PM